一如往常我拿出口袋得鑰匙,但是手只卻一反常態得輕盈,我無法讓他自由得發出叮噹聲,因為我知道即便它傳到了一公里以外,也不會有任何得回應!這一直是個謎……直到你走後我們都還期待著的聲音,突然間變成奢求,不想用力搖晃鑰匙是因為我知道,那伴隨著雨打在屋簷的回聲,只會讓心更痛!
一直到你走了,我才想清楚你的角色,每每在我午夜時分回家,再怎麼安靜也會聽到你迫不及待的警鈴告訴家人我的晚歸,我總是丟一句“叫屁阿!“讓你安靜,也讓你安心,這是我們之間的默契…..……我們是兄弟吧!為什麼我不常常抱你,在你離開我才清楚,家人的愛很不易表達,帶點距離的情感,是失去才會珍惜的原因;原來你在我心中的地位,不只是小動物的憐愛,而是平等的親情,我原本飽滿的心,像是破了洞的真空, 催促我的喘息,緊縮著表皮,每一次的呼吸總帶點雜音,讓胸口悶的可以!
今天,走上四樓的光陰,光線似乎顯得特別昏暗,最後我不經意的搖了鑰匙讓它叮鈴,卻是空蕩的樓梯給了我一個殘酷的回應,沒有你的叫聲陪我走上一階一階的水泥,只有我自顧自晃著身體,孤獨自開了鐵門進去…..
謝謝你…陪了我們十幾年的過去,那回憶除了你愛玩的個性,就是小小的身軀…..我還不能習慣沒有你的開門後的光景,那沈默比的過任何聲音,都刺痛神經!

checkitliang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