終於習慣 待在黑盒子 不論外面的世界變成了什麼樣子


白天 黑夜
在這裡已經不適用 雖然時間仍然存在空氣中 存在生命裡
有太多話語在這空間中 發生 磨損 消耗 衰弱 死亡
針對歷史在這裡沈澱有如葡萄般纍纍果實
隨著成熟而暗紫 酸澀後轉為甜酸
就在這個植栽著戲劇和幽默的地方
藝術隨時在發展
這不該是一件自怨自艾的喃喃自語

幽默 自然而然存在  一舉一動
一個人 兩個人 十一個人
沒有人希望社會真的是如我們所扮演的那樣瘋狂 無謂
我們寄望的是能用自我一點小小力量扮演或是發揮一絲絲荒謬
在這裡
幽默是黑得發亮的地板所映照出
每個人模糊滑稽 每個人勤奮不懈 每個人跌倒爬起

開始有點意識到自己得了瘋狂
每天 我尋著城市軌跡鑽入地表又飛上半空
移動著 成為我強烈意識的生活部份
我注意在都市的腹腰部前進 其實是一件浪漫的事情
前方有延伸線無盡在眼前蔓延
光影隨著進站出站 若隱若現 停停走走
再也不想只靠著自己到達目的地
而是寄託給了城市
讓我不要只想到入口和出口
過程 是漫長等待 是苦澀無味 也會是一段重要時光
我試著留住移動的痕跡 卻因為健忘 我也只看到現在

也罷
只看著現在 就夠充實了
只要我再多記得一點五分鐘前的世界
就又比一分鐘前豐富了一點
這很簡單 又很瘋狂
每一個趕往黑盒子的時光
我其實很滿足 很踏實..............
 




 

checkitliang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arwen
  • 補充彈藥

    一個吸飽水份的海綿 無法再加入一滴水 不滿現狀的人 會用力擰乾

    繼續充實新知 重新再出發 .......年復一年